周口汽车网

当前位置:

浅析新媒体时期的离场参与者键盘侠及网络暴力

2019/11/09 来源:周口汽车网

导读

微博热搜下架整改一周,在此之前各种爆款话题的爆发少不了各种评论的助推,无论是分析型的,或是总结型的,再或是段子型的评论,都成为了旁观者寻求心

微博热搜下架整改一周,在此之前各种爆款话题的爆发少不了各种评论的助推,无论是分析型的,或是总结型的,再或是段子型的评论,都成为了旁观者寻求心理认同的重要聚集地。其中“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成为了热评重要句式。

固然这样句式的评论多为非目击者的意见,主观色彩自然鲜明,得到的回答往往也是“是的,就你一个人。”那末问题就出现了,为什么爆款话题的热评有时会引起其他网民的强烈抗议,这种情况下,多数就是我们熟悉的“键盘侠”言论。再或我们换一种说法,叫做离场介入者。

而什么是所谓的“离场参与者呢”?

互联网时期,社会抗争的行动者已呈现多元化,包括直接参与者、在场旁观者和离场参与者,离场参与者逐渐引发我们的注意。离场参与者并不是被动的旁观者,而是同在场抗争者具有互动关系的行动者。

网络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得新媒体赋权网民,公众借助便捷的“新媒介”与社交网络,打破了传统媒体构建的信息壁垒,受众通过新媒体及新媒介渠道参与信息讨论决策的主动性不断增强,在网络平台中参与议题设置,并在传播中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态度,从而获得了之前在传统媒体较难获得的参与感与自我价值体现的满足感。

故受众在新媒体的生态环境中,即使不参与新闻事件现场,也能凭仗网络平台呈现的信息发表自己的观点。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喜忧参半。人民对于信息与事件能更好更快的参与其中,但是几乎所有的参与都是是通过网络,通过媒体及其他的离场介入者所提供的有限信息来进行判断,在这种碎片化消息接受的过程中,难免会造成被一些“不是全部事实”的信息所误导,从而带有强烈主观色彩的批评就奔涌而来造成网络暴力。

浅析新媒体时期的离场参与者键盘侠及网络暴力

还有一部分“离场参与者”,大家平时称之为“键盘侠”,此类离场介入者并未被“模糊化信息”所误导,此类键盘侠,只是单纯的不在乎事实,只想一味地进行带有强烈主观色采的批判,从而感受到更多的参与感与所谓的“成就感”,这也是“网络暴力”多为键盘侠这类的离场介入者所构成造成的原因之一。

浅析新媒体时期的离场参与者键盘侠及网络暴力

网络暴力的形成在新媒体平台传播速度的助推下,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一名离场介入者推上KOL(意见领袖)的位置,其片面主观的态度,引领着一批又一批思考能力不强的网民构成更多更庞大的网络暴力。例如最近发生的李小璐事件,其相干微博内容下的段子型评论热度长达一周都迟迟都散,显而易见,在这样一个爆款新闻里,几乎所有的网民都是离场介入者,并未参与或目击事件本身,在未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单方面参考爆料信息编撰各种调侃当事者的信息,似乎没有考虑到当事者家庭中还有1名未成年孩子的基本情况。根据最新的显示,当事人关于该事件的微博内容评论到达了98万,其中调侃型的评论点赞数已到达了7万之多,距离事发当日到现在,点赞数量不断上升,其中点赞的网友或是认同,或者看热闹的心态。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这样庞大的群体言论,对当事方都无可避免的造成了心理方面的压迫感。也就是说,在每个爆款话题中,当事方除去要接受正常的处罚措施,还要接受近百万的大规模的网络暴力讨伐。

浅析新媒体时期的离场参与者键盘侠及网络暴力

还有另外一名由于本身的优秀上了热搜的“90后高校副院长”,

18岁留学英国

22岁硕士毕业于剑桥大学

24岁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

25岁回国,被电子科技大学聘为教授

26岁入选国家第十二批青年千人计划

在2018年1月,正式成为电子科技大学材料与能源学院副院长。

在这样优秀的履历下,一部分“离场介入者”瞬间被圈粉,发出中肯或赞美的言论。

但却依然有一部分“另类的离场介入者”——“键盘侠”,仍然喋喋不休的鼓吹诡计论。“背景不一般”“谁谁谁的孙女”自己根据零碎的信息,疏忽呈现的事实,以自我意识为基准去“意淫”出所谓的事实,去批评与谩骂。而此事的主角为国之栋梁,心性坚韧,有能力为自己发声。才得以从“键盘侠”的网络暴力中逃脱。反观之前那些被“网络暴力”者,却没法穿越这虚假的舆论旋涡,沦陷于“键盘侠”“意淫”的字里行间。

(网评)

对于离场参与者的强大气力,我们从轮番轰炸的新闻话题及网络热点中不断得到了印证。也一直质疑为什么一众网友能够在与当事者素未谋面毫无交集的情况下,官方调查结果未公布的情况下,自顾自的拼凑纷乱的所谓的事实片段,以到达自己想象的“真实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多少人能够对自己的言论承当起应有的责任。在一众热门事件中,网友的反应往往不是理性的结果,而是情绪化诉说的表现,表面上是为了寻求公平正义,探求事情的真相,实则是利用事件本身找到情绪宣泄的突破口,来表达自我换取自我内心的认同感。这便构成了网络暴力。也让我们不禁反思,为何有一部分网民,及热门事件中的离场参与者,需要靠批评他人来获取自我认同感。

在媒体和媒介渠道的高速发展下,各平台的开放性和低门槛性为公众提供了信息交换互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如何控制所谓的关注,不让更多的离场介入者成为键盘侠,不让更多键盘侠去制造更多的网络暴力呢?如果所谓的舆论监督可以变成一种舆论迫害,那新时期的发言权应该交给谁?如果说出事实和说出谎言有天壤之别,那发言的成本是不是该提高呢?

我认为对于事实能自由发表观点才是人们该享有的权力与必须承担的义务,而不是对未经调查的流言蜚语掩耳盗铃式的自由发表观点,亦不是对未曾查实网络暴力受害者的乱棍挟持,理智的态度不等同于故作清高,在这互联网时期高速前进的今天,当代人活着的基础是在目的叵测的庞大信息流里有判断力,有视角,有坚持。这样的“离场介入者”,才是应该成为的。

以上

评论撰稿:婷总监&Summer

编辑审核:Summer

首发:船艄&Summerny

这些真话可能更敢说

万艾可的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

伟哥的副作用_伟哥的副作用一星期服用一次伟哥会有副作用吗?

应度神油

标签